丰播瑞中文网站

快捷搜索: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OTT凶猛三 上下求索

OTT凶猛三 上下求索

发布时间: 2013-4-25      来源: IT时代周刊
关键字: OTT 电信 互联网

      第三章 上下求索

  移动互联网时代,运营商不再是产业链和利益链的主导者。在传统电信市场增速放缓的今天,如何经营好数据流量,是摆在运营商面前的共同课题。面对来势汹汹的OTT大潮,运营商何去何从?

  不给力的对攻战

  封堵竞争对手这条路走不通,在舆论上也被人诟病。去年8月,《经济学人》杂志报道称,韩国运营商正在向政府施压,试图“掐断”OTT语音流,封堵有7000多万用户的OTT服务商KaKao,一时引起轩然大波。但事后被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韩国通讯委员会至今并未出台任何相关遏制KaKao的政策。

  事实上,依靠政府来维持垄断地位,违反了“网络中立”原则。荷兰、智利等多个国家就表明了“网络中立”的立场,宣布将对现有的电信法规进行修订,以确保国民对互联网的自由访问。

  另一方面,在互联网领域,中国一直处于跟随状态,微信通过技术创新,扭转了这种局面。目前,它已经进入韩国、美国等,在多个国家开展业务,与国外的对手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在这个关键时刻,如果对微信这样的OTT服务施压,对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十分不利。

  据悉,三大运营商内部在对待OTT业务上意见不一。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就反对打压OTT企业。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3G网络容量大,不存在网络拥堵问题,来自数据流量方面的压力相对较轻。而如果对OTT企业施压,获得好处最多的是用户占优的中国移动,其他两家运营商自然不愿见到这种局面。

  从全球来看,不少运营商都推出自有品牌的OTT业务,渴望自救。西班牙Telefonica,在全球最大的两家移动操作平台上推出了集信息、VOIP 和照片分享一体的TuMe服务。法国Orange也推出了Libon业务,与Skype等网络电话公司竞争。去年2月,西班牙Telefonica、英国沃达丰、意大利Telecom及德国电信等在内的5大欧洲电信巨头,联合推出自有即时手机短信系统Joyn,向欧洲时下流行的即时通信软件宣战。

  中国移动一直在做尝试,希望把主动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而非向互联网企业委曲求全。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移动频频针对微信召开内部会议。出席会议的中国移动人士透露,目前中国移动也没有想出遏制微信的办法,内部倾向于对旗下用户最多的互联网产品飞信与飞聊进行重构,打造成融合通信产品,正面狙击微信。中国移动数据部员工向记者透露,以前飞信的技术由神州泰岳提供,今后中国移动可能会通过招标的方式,引进多家技术厂商,用以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

  飞信诞生于2007年5月,由于率先将PC与手机打通,随时随地接收信息,曾经风靡一时。飞信与飞聊两款产品融合完成后,中国移动并不担心在用户数上吃亏。中国移动可以通过定制终端,使用户默认开通飞信。中国移动会给手机用户大量的实惠,比如性价比较高的定制终端,流量打包优惠等,在短时间内聚集和沉淀用户。

  中国电信推出了“翼聊”,这是一款通过网络快速推送免费语音短信、视频、手写涂鸦、图片和文字,支持多人群聊,同时提供短信、语音通话、电话会议等多种通信服务的手机聊天软件。中国联通则推出了“沃友”,可跨运营商、跨平台、跨网络运行,是集即时通讯、微博和社区功能于一体的信息聚合业务。

  三大运营商有与OTT企业展开对攻战的意思。但是,局面并不乐观,中国电信的“翼聊”与中国联通的“沃友”反响平淡,以目前的发展态势,显然难以狙击微信、微博等互联网企业的OTT业务。不过,记者获悉,中国电信正拟推一款名为“翼信”的移动通讯应用,该应用可通过网络快速推送语音对讲、视频、文字,支持多人群聊。中国电信将在所有定制机中内置该应用,预计年内将发展5000万用户。而中国联通也准备对“沃友”升级,与微信对抗。

  “OTT问题的核心在于网络对传统电信的颠覆能力,自智能手机普及以来,这个问题愈发明显。” 清华大学战略新兴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吴金希如是认为。不过,在吴看来,运营商的通信网络市场优仍然摆在那里,它们完全可以利用优势与互联网企业展开深度合作,但前提是必须放下身段。

  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掌握绝对的自主权,运营商试图霸王硬上弓强行推广应用,已经被证明行不通,反而会遭到用户抵触。只有贴近用户的应用,才能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

  寻求智慧合作

  中国移动承认差距的存在,它认为飞信、飞聊斗不过微信,主要是投入不足造成的。2012年,微信费用超过30亿元(运营费用达8亿元),而飞聊仅投入不到500万元的运营费用。但外界又是另一番解读,不少人认为,电信运营商的OTT产品竞争力不强,最主要是在传统体制和思维上打造出来的产品不给力。因此,过去几年,三大运营商并未发挥自己的规模优势,也没用利用自己的管道优势,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卸载飞信、翼聊、沃友等运营商的OTT产品。

  此等局面下,如何协调好与OTT企业的关系,成为运营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与其仓促推出即时通讯软件或与OTT对立,合作无疑能让人看到更多希望。日前,澳大利亚最大的电信运营商Telstra的技术总监Hugh Bradlow对外表示,运营商们必须停止与OTT服务提供商之间的竞争,转而将重点放在合作上。

  一些有远见的运营商已经行动起来,早在2012年,Telefonica宣布与谷歌、脸谱、微软以及黑莓合作,达成“全球性框架协议”,开展运营商计费业务。用户可使用其移动积分,在OTT商店购买移动应用及虚拟商品,从而刺激了Telefonica的手机付费业务,为其赢回了大量的移动用户。

  在今年的巴塞罗那世界移动大会上,网络通话软件Viber的总裁Talmon Marco提出了与无线运营商分享收入的合作模式。他认为,运营商自己开发的即时通讯软件不够“酷”,不如与Viber合作,这样可吸引客户选择更高的数据套餐,对运营商提升客户价值大有帮助。

  通过对网络能力的开放,运营商可将网络服务延伸,摆脱“空心管道”的尴尬。未来,通信行业和互联网产业,无论从产品到服务,都会出现高度融合。事实上,随着科技的发展,各行各业都在相互渗透,如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运营商可牺牲一定的传统话音与短信业务,将数据业务做大做强,进一步挖掘用户价值。

  马化腾最近表示,“一定要合作才有出路。”他认为,微信与运营商的业务并不重合,还为运营商贡献了惊人的数据流量,以前用户只需30M流量就够了,现在可能需要300M,对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带动作用有目共睹,不仅能提升用户体验,运营商还可获得更多商机。香港电讯盈科与微信达成合作,推出8港元包月的微信畅聊套餐,可不限流量地使用微信服务。这也表明,运营商们与OTT服务商之间,并非要拼得你死我活,完全可以合作共存。

  中国移动现在的心态有些矛盾,在发展自有OTT业务时,也开始自我反思。在2012年业绩发布会上,李跃的态度有所转变,“既然微信刺激了我们流量的增长,为什么还怕它抢利润?中国移动没有指责别人抢地盘,我们推出的短信也抢了邮政贺年卡的生意,这是技术向前发展的必然。”

  OTT势不可挡,中国移动开出的药方是:“搭建聚合的内容型平台和开放的能力型平台,提供创新应用服务的生成环境,引导产业链为客户提供更多、更优质的业务和服务。”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国移动需要腾讯这样的数据巨头。尤其是中国移动正在兴建4G网络,“信息高速公路”打通后,需要更多的优质应用来为中国移动的流量变现。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日前在接受浙江卫视的一档对话节目访谈时,表示希望微信尽快找到好的商业模式,倘若失败,对中国联通也不利。

  通信产业日趋复杂,越来越多的新进入者要求分食这块蛋糕。运营商陷入了“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实用主义误区”。在通信专家杨培芳看来,外界认为“运营商过去是管道为王,将来是内容为王”,这些观点都不完全正确,未来必须是对价值链进行重新分配。

  但是,价值链如何分配,这极为考验运营商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