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播瑞中文网站

快捷搜索: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电信和有线巨头在美国是如何阻碍创新的

电信和有线巨头在美国是如何阻碍创新的

发布时间: 2013-5-21      来源: 腾讯科技
关键字: 有线 电信 互联网

     《纽约时报》印刷版近日报道称,在近日出版的名为《被动的大众:新镀金时代的电信行业和垄断势力》(Captive Audience: The Telecom Industry and Monopoly Power in the New Gilded Age)的新书中,美国著名法学教授苏珊·克劳福德(Susan Crawford)抨击了美国电信和有线电视行业被巨头公司垄断的现状。克劳福德认为,电信巨头公司不仅利用垄断地位向消费者收取过高的费用,而且联手将竞争对手排除在外,控制市场并拒绝创新。

以下为文章概要:

        美国纽约本杰明·卡多佐法学院(Benjamin N. Cardozo School of Law)教授苏珊·克劳福德近日出版了一本名为《被动的大众:新镀金时代的电信行业和垄断势力》的新书,对美国的信息时代现状进行了冷静但令人不寒而栗的分析。不管是在学校授课,还是在参加各种行业聚会,或者是出席国会听证会时,克劳福德都坚持认为,美国电信行业的现状对服务提供商非常有利,但其他所有人都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克劳福德称,美国的广播、有线电视和宽带行业已经被垄断巨头控制。这些巨头公司拒绝创新,利用垄断地位向消费者收取过高的费用。

       美国曾于1996年颁布“1996年电信法案”,目的是为了促进新时代的电信行业竞争,但其结果却是,有线电视公司和电信公司将整个市场进行简单分割,然后在各自的领域里实施兼并策略,最终实现了垄断。如今全球绝大多数的发达国家都拥有廉价且可靠的互联网服务,而美国却似乎刚刚走出拨号上网时代。

      克劳福德认为,作为美国人现代生活的基石,有线电视和宽带服务正在被四家公司所垄断。康卡斯特和时代华纳完全控制了宽带市场,覆盖约5000万户美国家庭,而Verizon和AT&T则控制了64%的电话服务。

       不过,这些绑架电信和有线电视行业的巨头们并非恶魔,克劳福德说,他们不过是善于利用杠杆手段获得最大化回报的精明资本家而已,与以往的铁路或电力垄断巨头并无区别。

      “这些公司联手行动,将竞争对手排除在外,并极尽所能控制市场。我的整本书可以说就是一份建议买入有线电视公司股票的建议书,”她笑称。

        克劳福德还认为,服务于家庭和商业机构的高速光纤连接,不仅能够贡献社会价值,更是美国经济发展所必备的条件。高速网络设施的不足,将降低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

      克劳福德认为,美国各个城市和州政府应该夺回信息基础设施的控制权。目前,已经有19个州屈服于垄断巨头的游说,提高了公共机构与私营公司合作的门槛,阻碍新的行业进入者与传统巨头竞争。

     过去几年间,Verizon一直在全国各地建设先进但昂贵的光纤网络。但在2010年,当仅有14%的美国家庭拥有光纤网络接入时,Verizon公司宣布暂停光纤网络建设,理由是该业务的回报低于高利润率的无线业务。

      尽管Verizon的光纤网络服务价格昂贵,但该服务却远远优于传统的铜缆网络,因为光纤可以传播无限的数据,从而带来更加流畅的下载和流媒体观看体验。

      2012年,Verizon与有线电视公司达成了共同营销合作协议,且该协议得到了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的批准。换句话说,以往的竞争对手如今变成了坚定的同盟。

      “美国电信行业的现状可以说是‘划江而治’,即‘你们控制有线网络,而我们控制无线网络,’因此竞争和投资活动非常少,高速宽带技术也得不到推广,”克劳福德说。值得指出的是,在美国的邻国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控制了全国80%的固网通信业务和70%的无线业务。卡洛斯·斯利姆近期出现在纽约公共图书馆时,就有抗议者抗议他对墨西哥电信行业的垄断伤害消费者利益。

     尽管消费者经常抱怨有线电视公司或互联网服务,但就像是抱怨天气一样--没有人会采取行动以改变现状,因为没有人有这个能力。但克劳福德不一样。自由派杂志《新共和》近日甚至将她称为“下一个伊丽莎白·沃伦,”暗示称,与对美国金融行业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沃伦一样,克劳福德已经成为她想改革的电信行业的公敌。

      有迹象表明她的理论正在获得外界支持。3月份,乔治亚州众议院否决了一项禁止城市投资建设自有互联网接入网络的提案。

       在这场呼吁改革的战斗中,克劳福德并不孤单。前段时间在FCC主席人选尚未确定之际,互联网上出现了多封请愿书,呼吁奥巴马总统选择克劳福德担任FCC主席,以恢复消费者的公平权利,平衡监管事务。

        不过事与愿违,奥巴马总统目前已经提名风险投资家、前电信行业的主要说客汤姆·惠勒(Tom Wheeler)担任该职位。据美国《政治家》杂志报道,为了担任该职位,惠勒将不得不抛售手中持有的大量电信行业公司股票。

       克劳福德认为,惠勒有可能成为很好的FCC主席。但惠勒面临的不仅仅是消费者的不满。美国企业也在日益被落后、昂贵的宽带服务所拖累,而韩国、法国和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却能够以低得多的价格获得快得多的速度。

         上周,克劳福德前往加州圣莫妮卡,参观了该市正在建设的高速宽带基础设施。

        “那里的人们告诉我,在一栋办公楼的所有设施中,企业最关心的莫过于光纤网络的接入,”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宽带服务就像是电力服务一样。所有企业都希望以合理的价格获得可靠的服务。”

        克劳福德称,由于宽带服务提供商常常处于垄断保护地位,它们没有动力进行昂贵的升级。

       在康卡斯特与NBC合并之后,康卡斯特拥有了庞大的内容业务。因此,任何潜在的竞争对手都会意识到,他们将要与一家同时控制有线电视和体育节目资源的公司竞争。另外,由于电信公司和有线电视公司非常注重培养与政府的关系--电信行业的政治献金甚至超过金融行业--来自政治家或监管部门的压力非常小。

       克劳福德认为,美国电信行业的前景非常灰暗。

       “美国人常常认为,自由市场必然会带来竞争,必然会带来世界级的通信水平,”她说。“但历史已经证明,如果企业不受监管,它们就会一味讨好富人、抛弃穷人,选择性地提供高利润的服务,完全专注于利润。这并不是因为它们道德败坏,而是制度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