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播瑞中文网站

快捷搜索: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Avid用户故事:Greg Wells的Abbey Road 录音之旅

Avid用户故事:Greg Wells的Abbey Road 录音之旅

发布时间: 2015-10-21      来源: Avid
关键字: Avid爱 音频 混音 录制
         Greg Wells 是一名荣获过多项格莱美提名的制作人、词曲作者兼演奏家,他在自己的洛杉矶工作室中完成过很多非常成功的项目。 “我不喜欢老是在不同的地方工作。 所有东西都在这里完成,除非遇到需要很多音乐家一起才能完成的大型弦乐章节或者大型合唱。 这样的话,必须得换个大点儿的地方。”
       
        Wells 的光辉成就数不胜数。 他曾经与 Katy Perry、Celine Dion、OneRepublic 和 All-American Rejects 合作,曾参与 Adele 的格莱美获奖专辑《21》中“One and Only”的共同词曲创作,还曾因 Kid Cudi 的专辑 Hunger Games 中的“The Killer and The Ruler”一曲荣获过联合作词/作曲和制作奖。 Wells 一般都在洛杉矶工作,不过他在 2012 年曾受邀在世界上最著名的录音室 Abbey Road Studios 工作。
           Avid用户故事:Greg Wells的Abbey Road 录音之旅
        Wells 在解释他第一次去 Abbey Road 的情况时说:“大概一年前吧,我在那儿待过一阵子。当时是在 2 号工作室(披头士工作室)录制弦乐,真的是一种享受。 我在那里看到“Maxwell Silver Hammer”、“Martha My Dear”和“Day in the Life”最后一个和弦中用过的钢琴。 它们所发出的曼妙声音就跟当年的唱片中一模一样。 走进 Abbey Road,您会看到当年那些极具盛名的录制器材,比如 EMI TG Mark II 调音台。 门厅处摆着一台盘式 4 轨录音机,就跟当年录制专辑 Sgt. Pepper 用的那种一模一样。”

       除了 Abbey Road 几十年前用过的模拟录制设备,工作室还大量配备了尖端数字设备,包括设施里最近升级到 Pro Tools|HDX 系统(采用 HD 系列 I/O)的数字音频工作站。 Wells 立刻就大为震撼。

       “在录制弦乐的过程中,我本来要添加一个新轨道,结果发现居然可以添加 512 个。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今时已非昨日。新的 HDX 系统改变了一切,而我却从来没用过。 处理速度像闪电一样,音质简直妙不可言。即使还在播放轨道的时候,插件打开的速度也一样快得出奇。 别提我有多喜欢了。”

         几个月后,Wells 重返 Abbey Road。这一次是为了给伦敦本土乐队 Strangefruit 录唱片,帮助促成 Avid 和世界顶级工作室之间长达一年的协作。 “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他们想找一个人制作歌曲,录制地点就是我以前工作过的那个工作室,而且还是使用同样的系统,问我有没有兴趣。 我说,如果这首歌曲是我喜欢的类型的话,求之不得。”

       不过,这首歌曲的录制和混音必须在三天内完成。 Wells 说:“当你走进工作室,还是和一个新的乐队初次合作,你真的很难预料结果会怎样。 不过,歌手 Jenny Max 的声音很美,很饱满。 每个人都很配合。 歌曲本身也非常好听。 所以,我们马上就开工了。”

       Wells 说,有了 Abbey Road 顶尖高手的帮助,项目的大部分都进行得很顺利。 “每个工程师都很强,才华横溢,帮了很大的忙。 我一开始就发现我们的工程师 Chris 简直太厉害了。 他可以很快地捕捉到动听的声音,很难想象没有他我该怎么办。 他当时选了一个自己最中意的 [Neumann] U67 人声麦克风,我也挺喜欢的: 有了它就没必要再考虑别的选择了。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去测试。 时间很紧,必须马上开工,而且活要干得漂亮。”

       这时候,新的 HDX 系统就派上用场了。 “我觉得 Pro Tools|HDX 系统最好的地方就是它的录制效果非常逼真。 这就是采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德国真空管技术打造的价值 12,000 美元的麦克风最强的地方: 麦克风的声音跟歌手的声音完全融为了一体。 好设备就是不一样,好像只有音乐,完全没有录制的痕迹。 这就是我所希望的,而 Pro Tools 恰好实现了这一效果。”

         他对 HDX 系统最满意的地方是,不用为一些技术细节分心,像插件打开太慢或者轨道不够用这些。 Wells 解释说:“我希望器材都是精调过的,这样我就可以专注于乐队和歌曲方面。 而且,我希望音质无可挑剔,结果 [Avid] 就真的做到了,效果斐然。 我可以很快把美妙的声音录下来,简直易如反掌。 有了 HDX 系统,省了不少力气。 在这里,我自己的工作室里,我很高兴能用它来开展工作。 想都不用想, 马上就可以开工。”

          在被问到这次造访 Abbey Road 的过程中最难忘的一刻时,他又回想起了在 2 号工作室的第一天。“大概在录到一个小时休息的时候,我们正吃着三明治,工作室经理走过来说,‘你们在吃午饭啊,有人要从工作室后门进来,从这借过一下。 没关系吧? Paul McCartney 爵士要过来。’ 我才在披头士工作室待了一个小时,估计还不到一个小时,对‘Martha My Dear’里面用过的立式钢琴的兴奋劲儿还没消停呢,谁想到这时候正好就有一位披头士要路过! 他说,‘嗨, 哈喽。 你们好吗?’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要知道,那里可不是每天都能遇到名人,而我头一次去居然就碰上这样的好事。”

        想到 Wells 曾经与那架古色古香的钢琴如此近距离接触,我就问他是否想过用它来给 Strangefruit 录歌。 他非常激动地说:“当然了! 我们已经用了。 整首歌都在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