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播瑞中文网站

快捷搜索: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A1机位坏了”“消息树”倒了……央视揭秘大阅兵直播背后的惊心

“A1机位坏了”“消息树”倒了……央视揭秘大阅兵直播背后的惊心

发布时间: 2019-10-8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关键字: 4K 摄像机 机位 央视直播
       10月1日,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大会、阅兵式、联欢晚会在北京顺利举行。这场史无前例的直播有多火,中央电视总台新媒体的数据显示,整个直播过程中,央视新闻新媒体与中国移动咪咕合作的页面,共接受了超过12亿网友的访问——不但承包了数亿网民的朋友圈,甚至连“摄像小哥”一个擦镜头的动作都冲上了热搜。
        据介绍,为了完美呈现这场盛大的阅兵式,中央电视总台共架设100多台摄像机,全程共拍摄了1600多个镜头。这么多机位是谁在指挥调度?那些震撼人心的画面是如何拍摄出来的?10月5日,阅兵式直播团队作客央视新闻直播室,亲身讲述了大阅兵直播幕后的惊心瞬间和高光时刻。

“直播前突然接到通知,重要的A1机位坏了”
       谁能想到,史上最盛大的阅兵直播差点成为总摄像栗严的“至暗时刻”。 9月30日,国庆阅兵直播总摄像栗严随直播团队进入直播现场,突然接到通知,A1机位坏了。
        A1机位有多重要?栗严介绍,当天的直播一共有1个主系统、6个分系统。其中,布局在天安门前、金水桥两边的A系统,承担着分列式和整个游行队伍的正面拍摄工作,整个1600多个镜头中,A系统承担了近1000个镜头的拍摄,A1要拍摄其中的100个镜头。而且这100多个镜头牵涉到的都是敬礼的主官和关键人物的表情,“这个机位从来没坏过,但9月30日夜里进入现场后突然坏了,中间好容易修好了,结果又坏了。眼看着天一点一点亮起来,机器还是修不好,大家真吓坏了。”
       栗严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有生以来,我最恨那天的日出,怎么亮得这么早啊。”
        万一A1修不好,当天直播会怎样?栗严介绍,“每个方队很漂亮的主官敬礼,包括喊口令的将军们的表情,以及群游部分很打动人的群众表情肯定不会有最好的角度。”这还不是最差的结果,大阅兵是行进中的直播,为了在运动中对焦,每个摄像都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与受阅部队磨合,“如果A1真坏了,我真不知道摄像怎么过直播这一段”。 至今想起,栗严仍然心有余悸。
万幸的是,最终A1不负众望,被修好了,当时时间已经到了8点30分,离正式直播仅剩1个半小时。
         央视
                                            A1的角度

“最关键的时刻,‘消息树’倒了”
       A1的事故还只是让人虚惊一场,A11的突然倒下给A系统总导演张君带来的堪称是“致命一击”。
       A11机位设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东南角,它拍摄的镜头,是所有受阅部队和游行方队的开始线,是导播团队判断下一个方队进入拍摄的唯一位置点。对于整个导播队伍和摄像而言,这是一个提供指令的关键机位,因此得名“消息树”、“活雷锋”。
       谁能想到,在34个省市自治区彩车通过天安门的几秒钟,最最关键的时刻,“消息树”倒了。“A11机位一片漆黑,没有任何机位能让导播团队看到彩车压线(即将进入画面的镜头)。我们没眼睛了,看不见了,人一瞬间就崩溃了。”
        不幸中的万幸,A4机位在拍摄第一个彩车——北京车时,景别比较大,隐隐约约拍到了那根标志线,“我们完全是凭借几个月磨合出的经验,每一辆彩车通过的时间大致12秒,所以一个全景6秒,一个近景6秒,全程人工数秒,进行盲切。大概十几个省市自治区的彩车通过后,A11终于恢复正常。”所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A1机位坏了”“消息树”倒了……央视揭秘大阅兵直播背后的惊心

“打架的下去打”
        为了本次直播,中央电视总台搭建了中国电视史上最大的一个直播系统,其中包括1个总系统、6个分系统88个机位,另有约50个微型摄像机安装在受阅装备和群游队伍中。参与直播的人数超过了800人。
        但整个阅兵时长只有1个半小时,全部镜头只有1600多个,好镜头太多了,用谁不用谁,一直是此前开会讨论的重点。直播F系统总导演马挥透露,“每次开会大家都为此打架,每一秒的镜头都有争抢。”
        马挥最痛苦的是,“拍摄群游队伍时,一个镜头偏色了,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如果是做专题片或新闻片,(这个镜头)我肯定不用了。但是这样一个镜头背后都代表了一群人两个多月的努力……你得允许他(在直播中)生存,所以它即使偏色了,我也要用。于是我喊‘用’,栗严喊‘不用’。张君一声断喝,‘打架的下去打’……”最终,那个瑕疵镜头被撤下的时候,马挥泪奔。“没有这个镜头,相当于你摄像这两个月白干了,还有彩车上的嘉宾,造彩车的工人,大家都在等着镜头被切出来,你想想他们什么心情。”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祖薇